一坨闲云不下雨

资深咸鱼

【林秦】咖啡


生住异灭,是人生的叙事。
东升西落,每分每秒都在发生着。
有的人迎来定数,更多的人来不及告别。
秦明,属于后者。



“滴…滴…滴…”

咖啡机的提示音又一次响起,秦明终于意识到了这个声音,放下手里的笔,从书桌前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熟悉的咖啡香唤醒了嗅觉,也唤醒了有些混沌的头脑。秦明似乎想要摆脱什么般的摇摇头,又走回桌前。

从半个小时前,他就拿着笔,盯着只写了几个字的季度总结出神,咖啡机响过几次,他都没有听到。

确切的说,他是在盯着桌边日历上标出的第17个日子出神。



龙番市这段时间可谓十分太平,秦明和大宝难得的过上了正常公务员朝九晚五的生活。虽然抢劫盗窃这类的日常案件依旧不断,但并没有需要法医科的命案。

大宝除了对秦明每天给安排的额外工作心里碎碎念以外,日子过的也算清闲,不时会和局里的人出去吃个饭聚个餐,偶尔还会去相个让人郁闷的亲。

秦明则两点一线的仿佛精密仪器画出的直线,连一毫米的偏差都没有。

林涛和同队的几个人大概半个月前被省重案组借调,去执行一项联合搜捕任务。据说对方组织来头不小,很多恶性案件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甚至还有火力武装。这次行动也是省里近年来都少有的重拳,风险和压力不言而喻。

最开始的时候林涛还会发来点日常的信息,秦明也会挑一两条回复,当从某一天开始,秦明意识到没有再收到过林涛的消息时,他忽略了那股只是任务忙这个理由所覆盖不住的情绪。

秦明不喜欢解释不清的事情,所以他试图不去在意林涛的杳无音信。



但是始终,秦明心底对林涛失去联系的事实无法忽视,前天夜里,秦明做了个噩梦。

梦里的自己一直在跑,不知道是在追逐,还是被追赶。

过了一会,他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背影,正独自向前走着的,他试图大声呼喊,但发不出声音,他奋力想跑向那个身影,但距离却越来越远。

突然,那个身影兀自倒了下去,秦明看清了那是林涛的脸。

魂悸魄动,秦明立刻从梦中惊起,冷汗顺着鬓角滴落。

他喘着粗气,慌乱的按亮了台灯,光线投射,表针写在2:33。

屋里的景象也逐渐清晰了起来,秦明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让自己的呼吸慢慢平复。

冷汗开始褪去,秦明起身穿上了浴袍,但内心的波澜依旧像海浪拍在峭壁上的白花,一片接着一片。

咖啡机的声响让秦明感到安心,每次被噩梦惊醒后需要一杯咖啡已经是他的习惯。

手机静静的躺在桌边,本来也没什么联系人的秦明,最近亮起的次数,已经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突然秦明有了主动拨通林涛电话的冲动,行动快于理智,在他意识到电话已经呼出想要按断通话之前,冰冷的女声已经响起,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想要按断的动作,就这么定在了那里。

过于真实的梦境,无法接通的电话,秦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林涛他们这都出去半个多月了,最近是连丁点儿消息都没有,行动队的也只是听说要开始大头目的收网了,前几天还动了火,我特意发了信息,林涛也就算了,连小黑都没个信儿,本来这次他们出的任务风险就大,这越是到担心的时候还集体玩失踪…”

今天中午大宝从一楼上来以后,也没有理会秦明是不是在听,一个人自顾自的念叨着。

秦明依旧维持着她进来时看书的姿势,但是眼神空洞缥缈,很明显早就已经没在读那本书。

“是17天。”

秦明不喜欢半个多月这种暧昧的表述方式,林涛走了以后,他每天早上都会在日历上标出日子。

今天早上,画下了第17个。




“其实你比谁都更担心他。”

大宝的这句话一直回荡在秦明的脑海里,季度报告也早就已经写不下去。

秦明不否认他在担心,但是大宝的话让他意识到,他的担心不是静止的,而是在一天天生长,和掺杂其中那股自己想不明白的情绪纠缠相生,林涛的杳无音信是它们枝蔓肆意的沃土。

秦明只觉得越来越烦躁不安,手里端着的咖啡早就没了热气,但是秦明没有留意到,他急于需要味蕾的刺激来赶走内心的躁动。

已经凉了的酸涩在口中蔓延,秦明皱了皱眉,若是在平日里立刻会被他倒掉重做的咖啡,此刻却抬起头,将还剩下的大半杯一饮而尽,强按着把这股酸涩咽下去。

然而这股酸涩没能冲散聚集的烦躁,看着杯壁上那一滴还在慢慢滑落的褐色液体,秦明觉得胸口更加憋闷。

失去消息的林涛终于将他的推到了一直捆绑着内心的梦魇之下。



因为幼时的经历,秦明心底对分离的恐惧,对死亡的忌惮,具象成了对雨的畏怯。

戛然而止的圆满,来不及告别的逝去,把秦明搁浅在原地。

对他而言,这种感受不是吞噬无边的黑暗,而是刺目灼心的骄阳。

黑暗中,有所匿迹。

骄阳下,无所遁形。

秦明不敢抬头。

林涛的出现,就像不知哪里飘来的风筝,不远不近,不大不小,不偏不倚,刚好在他头顶遮出了一小片阴凉

秦明知道,这份不远不近,是林涛最深邃的温柔。

他贪恋着这一小片阴凉,但也只能是手里紧紧的牵着线,不敢拉近,也不敢回望,放逐于若即若离。

原以为只要这样,不远不近,若即若离,就可以不用再经历分离,更不用再面对死亡。

然而此时的林涛,是手里断了线的风筝。

有些人,会让你搁浅,但也有些人,能带你离开。

如同生命的轮回,有些人会让你来不及告别,有些人能让你用尽光阴去倾诉。

想要找寻,想要牵紧,想要追随的渴求,盖过了所有的恐惧,忌惮和畏怯,为了这一小片不知飘向何处的不远不近,秦明终于在这曝晒里仰起头,在紧紧捆绑的梦魇上划出了一道裂痕。

蒸腾的炙烤让他眩晕,刺目的灼日让他几乎睁不开眼,但他撑住了,没有低头。

因为林涛,秦明第一次直视骄阳。


一阵急促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秦明被唤回了现实,额头已经浮起了一层薄汗,但内心却出奇的平静。

一旦走出了第一步,梦魇就会慢慢醒来。




屏幕上亮起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我是秦明。”

冷静了一下声音,秦明接通了电话。

对方没有急于说话,仿佛在回味着什么。沉默了几秒才开口,

“秦明,我这边任务完了,过几天就能回去了,”

一个日思夜想的声音,正敲击着秦明的鼓膜,

“之前手机摔了,再加上保密规定,后来又是几个连续的围捕,实在没时间联系你。”

终于因为这个声音而得到了解脱的担心,让那股与之相生相伴却想不明白的情绪,被这不断敲击来的声音雕刻的清晰起来,

那是想参与他的生活,想接触他的点滴,想无时无刻不相伴左右,想随时随地知道他的消息,想伸手拥抱的冲动。

对方没有介意秦明的沉默,反而很习惯一般,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小黑出任务电话给收了,刚拿回来跟我说大宝发了消息,我让他回了,大宝的号码我没记住,明天你要是看到她,先替我跟她说一声不用担心…”

秦明此时才注意到,电话里的声音非常疲惫,甚至有些游离,

“你在哪儿?”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明开口问道。

收回了思绪的秦明,细听之下,听筒中一起传来的细微杂音让他有些警觉。

“嗯?我没在哪儿,在屋里啊...还是见了面再说吧,我先挂…” 这句话还没说完,秦明就听到了开门声伴着人声传来。

“林队,都准备好了…” 人声夹杂着哽咽。

原本细微的杂音也立刻清晰了起来,秦明的瞳孔迅速收缩,不由得捏紧了手机。

刚刚自己似乎听到的哭声已经扩散了开来,撕心裂肺。

“怎么了…” 秦明小心翼翼的问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秦明听到了关门声,哭声也一起被关在了门外。

“….没什么。” 电话那头又一次回归了安静,似乎是想证明自己没事,林涛还干笑了几声,虽然更显得没有说服力,

“…..你,别担心,我没事,等我回去再说吧,先挂了啊。”

没等秦明答话,只剩“嘟…嘟…嘟…”的盲音传来。

不过秦明还是听到了挂断前很轻很轻的一句,“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林涛这17天确实很忙,由于任务的特殊性,所有调配的人员都需要高度集中,有些秘密行动前,按照保密惯例,手机会被集体收走,由统一发配的对讲进行沟通。

林涛也是在一次行动后拿回手机才发现不是没电了,而是摔坏了。虽然他一直惦记着要和秦明说一声,但是行动强度过于紧凑让他无暇他顾。

直到一个小时前,收尾追捕团伙头目的突袭,因为对方事先有所察觉,不可避免的演变成了一场枪战。

然而双方实力悬殊,头目很快就被缉拿。

但是林涛没想到的是,等他从仓库里出来的时候,这段时间一直跟他一组的一位临市警官,殉职了。

作为警察,林涛看过太多离别,也经历过太多生死。

秦明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做警察,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秦明为什么要当法医。

秦明只告诉他,自己心里,有个骄阳。

林涛不懂。

成为警察的理由,并没有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伟大,只是心中最原始最单纯的正义感使然。

然而林涛不知道,这是秦明最开始愿意和他交流的重要原因,因为他清透简单。

警校的生活其实是有些乏味的,那时的他想要去接触鲜活的案件。

加入刑警队以后,看着真实的尸体,触摸冰冷的体温,阅览不古的人心。

林涛不是喜欢表现感性的人,他只是偶尔的,一个人的时候,会怀念警校的乏味。

直到有一天,秦明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当法医呢?在林涛还没有和秦明混熟之前,他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再后来,林涛成了行动队的队长,秦明成了法医科的科长。

林涛也成为了当人问起秦科长有朋友吗时候的我啊

林涛一步一步的,看到了秦明不一样的很多面。

他看到了秦明的感性隐藏在结案的寄语里,
他看到了秦明的过往穿梭在回忆的囹圄中,
他看到了秦明的恐惧包裹在剔透的佛心上。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也不懂那是怎样一种心境,他只是很想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他,哪怕只能作为朋友。

正因为如此,林涛更加珍惜生命,

正因为如此,林涛更加直面生死。

然而纵是如此,对于经历过死别的秦明,他始终不敢说自己能完全理解感同身受。

所以他细致无声的包容,

所以他不远不近的温柔。


林涛一路无言,同僚的离去总是更让人沉默,更何况是这几日一直和自己同进同出的队友。

然而当警官家属失去血色的脸庞,和之前警官向他展示全家福时的自豪满足,当小女儿眼中此时的凄凛绝望,和原本在照片中溢出的甜美笑意全部重叠在一起时,仿佛一把利刃,在林涛的心上捅出了一个窟窿,死别所做下的深结足以让人窒息,这种压迫放大了他所有的感官。

他突然觉得能够理解落雨时秦明轻微发抖的肩膀,
他突然觉得能够理解每次惊醒时秦明滴落鬓角的汗珠,
他突然觉得能够理解被梦魇追逐时秦明无处可逃的恐惧,
他突然觉得能够理解秦明所提到过的骄阳。

不,也许自己还不能理解,林涛摇了摇头,

但是他很清楚,他此时真的理解了秦明的若即若离。

他想要走近,只是太多束缚蹉跎了脚步。

林涛被小黑的说话声从四面涌来的情感中拉了回来,大宝特意在信息里说了老秦也很担心。

此时此刻,林涛非常迫切的想听到秦明的声音。





咖啡机再次传来了嗡鸣的磨豆声,秦明拿出了两个杯子。

林涛已经回来一段时间了。

所发生的事情,秦明在第二天就听说了。

所以在林涛刚回来的那天,已是深夜,依然直接来了秦明家,敲开门,一言不发,将开门的人抱进了怀里,

紧紧的,深深的抱着的时候,

秦明回抱了他。

两个各自成长了的人,两番更加成熟了的心境,一个拥抱,灵犀相通。



从那天起,不爱喝咖啡的林涛,每天都会来秦明家,陪他一起喝一杯咖啡。

而且是和秦明一样的黑咖啡。

秦明端着两个杯子走过来坐在了林涛旁边,等了一会,端起其中的一个杯子,摸了摸杯壁,确认了温度,递给了林涛。

林涛接了过来,一口喝了下去,没有皱眉,也没有急于咽下,而是让微烫的苦涩停留了几秒。

这是秦明喜欢的味道,这是林涛想时刻记住的味道。

秦明端起自己的杯子,照做。

这些天,他也是这么喝咖啡的。



“我找过你。”

秦明放下杯子后,说道。

“在我内心最恐惧的地方,没有低头。”

林涛也放下了自己的杯子,他转过脸,看进秦明的眼睛。

“前几天我偶然间又读到了一篇关于量子物理的文章,

生命震荡而来,震荡而去,终会离散。生命都不是永恒的,但是组成生命的物质在我们的纬度里是永恒的。

我不拥有我所拥有的一切,它们却拥有我。

时间只能向前,活着,也只是碰巧的偶然,

而能有同行的人,是偶然的恩赐。

既然如此,就好好珍惜这偶然,和它的恩赐。

等到离去时,也不会觉得遗憾。

我不会说骄阳已经落下,但是我想我可以面对它了。”

林涛静静的听他把话说完,他在秦明的瞳仁里,仿佛看到了那个骄阳下小小的人影,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跑过去,热烈的拥抱他。

“谢谢。” 林涛在秦明耳边轻轻的呢喃。



不再是不远不近的遮阴,不再是若即若离的回避。

身边的人,坚实的和自己并肩站在骄阳下。

从未想过自己能够摆脱这刺目灼心,只是现在,秦明相信自己能够在这之下自如的行走。




之后的某天,秦明正在办公室里看书,大宝探头进来看到只有秦明一个人,又转身看了看楼道里,悄悄的关上门,坐在了秦明的对面。

“老秦,我想问你个事儿,你别嫌我俗。”

但是真的要问到嘴边了,大宝又有点犯了难。

自从林涛回来以后,一切都恢复如常,他们依旧一起出现场,一起破案子,林涛也有事没事的来他们办公室坐坐。

虽然在人前没有什么特别的表露,但大宝还是第一时间就留意到了两个人身上开始经常散发着相同的味道。

一起煲的粥,
一起炒的凉瓜,
一起吃过的爆米花,
一起去过的林涛喜欢的路边摊,
还有一起喝过的那杯咖啡。

秦明看了眼她纠结的表情,似乎料到了她要问什么,放下了手里的书,

“说吧。”

大宝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下定决心般深吸了一口气,

“你们想清楚了?以后…未必好走。”

秦明看了看大宝,明白她的意思,这个问题他又何尝没有想过,不过此时的秦明答的十分平静,

“除了生死,都是闲事。”

大宝愣了几秒,细细体味着秦明的话,随后笑了笑,

“倒像是你的风格。”

“林涛说的。”

秦明说完拿起了书,不顾大宝又一次愣住了的表情,过了几秒就看大宝蹭的站了起来,

“我说他前段时间怎么老拿着本儿什么诗集在那儿装深沉呢….”

说着大宝已经拉开了办公室门走了出去,只听楼道里传来大宝的喊声,

“林涛!Wonderful!”



大宝提出的问题,秦明想过千百遍。

千百遍俗扰的萦绕,让林涛的八个字吹的烟消云散。



“我会让你痛苦吗?”

“不,就像喝你爱喝的咖啡。”


爱你,就像喝你爱的深焙,苦尽回甘,余味无穷。

爱你,就是不再蹉跎自缚,并肩同行,岁月悠长。



——————————————— 完


咖啡是表线,苦尽回甘。
骄阳是里线,取自《Staring At the Sun/直视骄阳》这本书。
书里探讨的是应该如何面对死亡,书中认为,死亡不是恐惧的深渊,而是无法直视却又无处不在的骄阳,唯有正视。

生住异灭,是人生的叙事。
游走于生灭之间,对生敬重,对灭无惧。
是眼中他们所传递的信息。

但自己写的肤浅,阅历的局限。


最后,果然三人组还是日常的欢脱画风最合适~
顺便小小暴露了一下对太白吟留别的无限热爱嘿嘿嘿~
遁~



评论(14)
热度(270)

© 一坨闲云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