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坨闲云不下雨

资深咸鱼

【林秦】万米

最近一直在外面飘,辗转了好几个机场,被无数制服机长撩,今天又被国泰的空乘小哥帅到,终于迸发出了高冷机长秦&帅气乘务长林这个脑洞

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环游世界了嗷~可以一起去卢浮宫看蒙娜丽莎,可以一起去伦敦听歌剧魅影,可以一起在罗马吃雪糕,可以一起在曼谷街头喝椰子,可以一起飞跃挪威上空的极光,可以一起从机舱看尼亚加拉大瀑布的彩虹,还可以一起在埃及聊图坦卡蒙

等等等等可以一起做好多好多事啊啊啊啊啊脑洞奔腾不休_(´ཀ`」 ∠)_

不过……还是先从头开始吧……

这应该算AU吧哈哈哈哈


#机长&乘务长AU

#脑洞大



伦敦的夜晚,空气中透着一丝冷意,海洋性气候让这里很容易雨打风吹去却也同样能快速消散的来影去无踪。天气的阴晴不定让人们更将英国人喜欢谈论天气伦敦人出门都要带伞视为一种善意的调侃,不过观察过后林涛发现,这里的人其实更喜欢连帽衫,真的赶上了阵雨也很少会有人打伞,人们也并不介意被雨水打湿的发丝。


但是林涛每次来到这个城市依旧会带一把伞,或者说他走到哪里都会带一把伞,因为秦明不喜欢落雨。


时间已经走过十一点,剧院散场后的喧闹早就已经消散,秦明和林涛并肩走在异国的街头,褪去了制服的秦明依旧穿着自制的西装,林涛原本对穿着并不在意,他奉行制服以外舒适主义至上,不过为了配合秦明来看的这场歌剧,他也套上了一件西服。不论是款式材质,还是袖口里面绣着的花体Lin,都凸显出这件西服是一件精致用心的作品。


时间虽晚,但城市并不寂寞,夜生活才刚刚苏醒。泰晤士河上还在穿梭不息着霓虹灯堆积的船只,大本钟在夜空下更突显穿越过历史铭刻着战争与希望的沧桑,此时摄政街的路口,巨大的广告牌上投放着俊红色的麦当劳广告,路口的人群在不断的迅速堆积又疏散。


秦明例行到伦敦都要看的,是固定设场在皮卡迪利广场附近Her Majesty‘s剧场的歌剧魅影,飞行确认了以后,林涛便第一时间替他订了票。票订在了周末的晚场,剧场的外部设计也在灯影的交错下散发着更加浓郁的哥特风格,和即将开始的魅影呼应有佳,石质的剧场建筑外墙上,也还保留着战火和岁月所写下的一些焦黑痕迹。


这是林涛陪秦明看过的第四场歌剧魅影,距离上一次飞来伦敦的航线,也已经过了两年多。眼前还是熟悉的街道,虽然作为世人趋之若鹜的老牌资本主义帝国,但实际上城市的建设变化并不大,历史穿梭在每一寸空气每一节石板路上,也许刚刚路过了牛顿的故居,便会看到二战英雄的居所。


秦明很喜欢伦敦,他喜欢这个城市厚重的细节感。每一个路过的建筑他都能驻足观看,每一次他都能有新的发现和感悟。


林涛也很喜欢伦敦,他喜欢看秦明和街景融为一体的感觉,虽然他和秦明一起去过很多城市,当然也有很多他们还没去过的,他始终觉得这个城市和秦明最为相配,无论季节,秦明站在伦敦的街上对林涛来说都仿佛仲夏夜之梦。


只是林涛不知道,秦明对伦敦的喜欢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自己每次都会陪他看一场歌剧。当然秦明也不知道,此时站在一座民宅前出神的他,就是林涛眼里的夏梦。



与此同时,距离之外的李大宝觉得,或许问题的关键就是咖啡。


那天在飞来伦敦的航班上,空乘端进来的咖啡,秦明只喝了一口,便放在了一边,直到林涛再次进来给他换了一杯,原本的那杯早就凉到没有丝毫热气。


“明明都是同一个咖啡机里做出来的,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我也奇怪啊,可老秦就是说味道不对。”


李大宝正和机组的其他人坐在希斯罗附近一家酒店的大堂酒吧里,终于在昨天结束飞行来到这个自己好久不见的城市,虽然还有时差作祟,但她依旧精力十分充沛,晚饭后才刚刚和机组的几个小姑娘从外面逛回来,又马不停蹄的约上了机组其他在酒店的人。


她手里端着一杯啤酒,人在异国他乡,秦明和林涛又一起缺席还没有回来,酒精让她还有些时差的思维开始奔腾,她神神秘秘的看着机组的其他人,


“也许问题根本不在咖啡,而在泡咖啡的人。”





时间退回到两天前。


在这次飞行前,当李大宝跟着秦明走进机舱的时候,乘务组已经在进行着舱内检查。她是几个月前调来秦明机组的实习副驾驶,当初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来他机组报道的时候,秦明皱着眉差点把人退回去,还是机组乘务长林涛劝他把人留下的。


人家一个小姑娘,能自己到这一步多不容易。和秦明不苟言笑的冰冷比起来,林涛虽不算热情似火但为人温润细致,后来看到李大宝都会叫声宝哥,他经常开玩笑说机组能来女飞行员和自己是男乘务长堪称飞行圈奇谭,实在不能不叫李大宝一声哥,机组的人也都开始跟着叫。


除了秦明,李大宝觉得能分配到这个机组几乎是最理想的状态。


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李大宝发现秦明冷归冷,但性格的偏差全补在了业务能力上,坊间关于他的所谓各种传说在跟了他一段时间以后,发现并不是夸大其词,秦明的水平确实无可挑剔。既然人家有能力,性格高冷点又算什么呢?


不过正如林涛说的,李大宝能自己走到这一步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女飞行员凤毛麟角,证明过自己的业务能力也不算差以后,虽然秦明也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但至少在飞行流程的配合上越来越顺畅,称呼从机长变成了老秦,对方也没多说什么。


和同组人的融洽速度,自然要比和秦明快得多,但要问整个机组她最佩服谁,那人却不是秦明。熟悉了以后,她越来越觉得林涛很不简单,能跟秦明这种完美主义的挑剔性格共事这么久,据说在他之前,秦明机组的乘务长每几个月就要换一次,但是林涛来了以后,已经平安无事的度过了第三个年头。


至于原因,却谁也说不出为什么。有几次机组的人聚餐还一起讨论过,有人说是因为林涛泡的咖啡特别符合秦明的口味,但是飞机上的咖啡都是那一种;也有的人说或许是因为林涛比较粗线条,但是作为乘务长,他在细节上的敏感不比秦明差;还有人说是因为林涛同为男性可能相处起来更容易,但李大宝作为女副驾也一样能跟秦明和平共处。


讨论来讨论去,理由天南地北却没一个能让所有人信服,最终也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他们关系很好。



机组人员此时已经集中到了机门附近,每次飞行前秦明都会例行通报航程信息,林涛自然的站在了秦明的旁边。


“此次飞行目的地伦敦,舱内满员,飞行时间九小时四十五分钟,目的地天气情况良好,希望是一次顺利的航程,辛苦各位。”


上个月公司进行了航线的重新调配,所以这也是李大宝第一次飞国际航班,虽然和她已经累计了几千小时的飞行时间相比,不到十个小时的飞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毕竟是国际航线,机舱检查的准备时间也提前了许多,将自己的箱子安置妥当以后,她紧张夹杂着兴奋的搓了搓手。


此时离乘客登机还有段时间,驾驶舱的门开着,但秦明没在里面,她四处看了看,秦明正站在不远处的准备间门口和林涛说着什么,林涛手里拿着秦明的制服外套和帽子,秦明则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秦明的笑意除了面对林涛的时候,在李大宝的记忆中她就没再见过。



她不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和秦明飞行时的状况。


那天和今天的多云不一样,天气很晴。


万米高空,飞机进入自动驾驶的安全巡航高度。


林涛走到机长室敲了敲门,然后开门走了进去。


本就不大的驾驶舱里沉默的气氛让空气似乎更加凝结,秦明此时仍看着仪表盘在检查着什么。


“两位想喝点什么?”林涛看着大气都不敢出的李大宝,笑的春风和煦,虽然微笑是空乘的基本职业素养,不过此时林涛的笑更是发自内心的,秦明老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对新人的人文关怀自然要由自己来完成。


“老规矩,”秦明收回了在仪表盘上检查的视线,微微侧头看向林涛,


“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


秦明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林涛又看向李大宝,


“你要喝点什么?”


“我……我想先去上个洗手间…”李大宝的声音越来越小,悄悄瞥了好几眼秦明也不见对方有反应,正有些尴尬着能不能去,林涛做出了请的手势,依旧笑着,


“走吧,顺便看看你想喝什么。”


从驾驶舱里一出来,明明是同样干燥的机舱空气,李大宝却仿佛如获新生一般的深呼吸了好几口,没有了驾驶舱里秦明冰冷气场的压抑,她瞬间觉得呼吸特别顺畅,其实她也不是真的想去洗手间,只是驾驶舱里的气氛实在难捱,找个理由出来透透气。


从洗手间出来以后,机舱内的一直占据着鼓膜的嗡鸣声中似乎还掺杂了一些细微的说话声,李大宝摸到准备间探出头,看着林涛正在和其他空乘聊着什么,


“宝哥,秦机长怎么样啊?” 其中一个空乘小姑娘看见她,眨着眼有点坏笑着问道,


“哎呦可别提了,刚才起飞的时候我太紧张了手有点抖,被机长眼刀了好几把……”李大宝一听秦明,眉头立刻皱成了疙瘩,林涛此时正拿出咖啡杯,看着李大宝的表情笑着说道,


“秦明他这人就这样,你习惯习惯就好了。”


“乘务长,他们都说你和机长相处的最久关系最好,有没有什么经验传授传授?”李大宝一看见林涛,眼睛都亮了。


“叫我林涛就行,可千万别叫乘务长,”林涛说着把咖啡杯放在了咖啡机下面,


“人和人的相处也没什么经验之说,你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而且你一个小姑娘能当驾驶员已经很厉害了,我们还都得仰仗你呢。”


“要是机长能有你这么好说话就好了,我原来也不紧张,一坐他旁边冷冷冰冰的那种感觉我就不受控制的紧张。”李大宝拿过林涛递过来的一瓶水,拧开喝了一口。


“秦明这人只是看着冷,还有点完美主义,你第一次跟他肯定会不适应,以后就好了,”林涛说着把已经做好的咖啡递到了李大宝眼前,


“顺便端进去给他吧。”



李大宝的思绪被秦明的声音给拽了回来,


“李大宝,不做事前检查在这里发什么呆?”


这个声音让她一激灵,对上秦明毫无温度的眼神,心里暗想这回完了,就看见林涛走了过来,他手里原本拿着的制服和帽子已经挂妥,此时正拿着客舱核验单,还抱了几条准备放在座椅上的毛毯,便用手肘非常细微的碰了碰秦明的胳膊,


“第一次飞国际,难免紧张。”


然后笑着看向她,


“有什么问题你就说。”


让李大宝觉得神奇的,是秦明真的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走进了驾驶舱也把一份核验单塞进了她手里,然后自己开始检查仪表。


当飞机再一次平稳的航行于去向西方的万米高空时,林涛问过他们需要的餐点和饮品后,还和大宝闲聊了几句。


“宝哥,之前去过伦敦吗?”


“特早以前跟团去过一次,不过好多都没印象了。”


“那你以后有的是机会去了。”


“你呢?”


“这是我第二次轮到这个航线了,上次还是刚调到这个机组的时候…”


林涛的话没说完,又响起了敲门声,随后门被打开,


“乘务长,后排。”


林涛应声出了门,乘务舱的工作以不影响驾驶舱为基本原则,所以当咖啡再次随着敲门声被不是林涛的空乘送进来时,秦明并没有问发生了什么。




临近十二点的电车,越来越开往末班车的结束时间,出城的列车上,人群也随着一站一站的停驻而越来越少。林涛和秦明并排坐在一起,此时的车厢里,只剩几个独自乘车的人,或翻阅着书籍,或看着车窗外的夜色发呆。


秦明原本也在看着外面穿行在路灯下的车流,突然感觉肩臂上靠来了一些重量,他微微侧头,发现林涛已经睡着。


那天飞机后排有位晕机十分严重的老人,老人的儿女和孙女都在伦敦,他独自乘机去看他们。上了年纪的身体对长时间高空飞行显然承受不住,林涛最终将商务舱机组的两个预留休息位让出了一个,暂时解决了情况,老人的晕机也基本稳定,才又回去给秦明重新泡了一杯咖啡。


之后的整个航程林涛都没有休息,到达后将老人送下飞机交到家人处,再赶回去完成了交接检查的收尾工作。今天一早又进行了回航时间的确认和一些其他的琐碎工作,中午也没来得及休息一下。


时差的作用下,规律轻颤的电车让林涛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撑不住陷入了沉睡,身体也随着细微的晃动而慢慢靠近身边的人。秦明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微微的挪动了下位置,让林涛能靠的更舒服。


依旧看着窗外车流的秦明觉得,这趟电车如果能一直开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TBC

写完才觉得这或许是个双向暗恋?也许吧哈哈哈哈

anyway这个脑洞趁着时差的夜深人静悄悄po一下,写的仓促,名字也是暂定的之后应该还会修,想看他们一起在异国迷路,在不知道哪里的城市道路上漫无目的,看似孤苦无依却又拥有彼此,那个画面想想就很美啊啊啊啊啊QAQ

好了,继续去磨我的手术刀了orz

所以说脑洞不能随便开_(:з」∠)_

遁~


评论(27)
热度(239)

© 一坨闲云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